向守志司令员1985年12月上旬参观硬骨头展览馆时与随行人员合影

2014年金秋十月,革命圣地古田,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此隆重召开。31日上午,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。他在讲话中明确提出,要适应强军目标要求,着力培养有灵魂、有本事、有血性、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。他还特别说明,我担任军委主席后,第一时间就强调了军人要有血性,我说的血性就是战斗精神,核心是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的精神。这是党的伟大领袖和军队最高统帅,向全军发出的伟大号召。它反映了强军的必然要求,回答了新形势下培养什么样的军人、怎么样培养新一代革命军人的时代课题,实现了我们党培养合格革命军人目标要求的与时俱进,体现了党和人民对广大官兵的期望重托,为培养堪称强军重任的革命军人,提供了根本遵循。也是当代中国革命军人,献身强军实践、勇担历史重任的庄严宣示。

在认真学习领会习主席的重要指示时,使我想起了30年前的一段往事。那是1985年12月初的一天上午,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向守志,带领机关一个工作组,到驻杭州部队调研基层建设情况。在参观硬骨头六连展览馆后,向司令员对在场的同志深情地说,硬骨头六连,是全军唯一一个两次受到国防部和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的连队。两个荣誉称号中都有一个“硬”字,这个“硬”字,就是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,就是革命军人所特有的血性。向硬骨头六连学习,就是要学习他们这种血性,平时在苦里练,战时往死里打,争做名副其实的血性军人。我当时是南京军区组织部党务处副处长,是工作组一名成员,亲耳聆听了向司令员这个掷地有声的讲话。向司令员和随行人员,在硬骨头六连展览馆门前的一张合影照片,可以为证。向司令员离开后,我被留了下来。我和军、师、团组织部门的同志一起,联合对硬骨头六连进行了一周的采访,撰写出了一篇《一个坚强的战斗堡垒》的调查报告,对硬骨头六连党支部建设的经验作了宣传推广。

真是英雄所见略同。向司令员1917年11月出生,1934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。经历过二万五千里长征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。是十五军军长,西安第二炮兵技术学院院长、第二炮兵首任司令员。资格老,能力强,德高望重。他的讲话,完全印证了习主席今天特别强调军人要有血性的指示,非常正确,意义重大。

现在的基层官兵,大都是80、90后,许多是独生子女,有的在家里娇生惯养。真的打起仗来,这样的战士,能不能上战场,上了战场能不能打仗?还有,就是各级指挥员,战斗精神怎么样?少数同志主要心思没有放在准备打仗上。如果这些人带兵打仗、指挥打仗,能让人托底吗?习主席关于军人就要有血性的重要指示,针对性很强,既有重要现实意义,又有深远历史意义。

我现在是军队一名师职退休干部,在南京市玄武区第四干休所休息。习主席的伟大号召,点燃了我心中的激情。血性军人在哪里?血性军人应是什么样?现在的军人能否成为血性军人?带着这些人们很关注的问题,在今年丹桂飘香的日子里,我又来到了硬骨头六连。这是我十分关心的地方,非常敬慕的地方,也是个有宝可寻的地方。通过8天零距离的调查采访,我对硬骨头六连,有了一个新的认识。

硬骨头六连,诞生于抗日战争烽火中。1939年3月,以14名红军骨干为基础,在河南省雄县组建,隶属于八路军120师。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,作战138次,用刺刀杀出了“硬骨头”的英名,先后涌现出刘四虎、尹玉芬等15名战斗英雄,荣获过“英勇善战,杀敌先锋”奖旗和“战斗模范连”称号。新中国成立后,又出色地完成了剿匪反霸、抗美援朝、战备训练、抢险救灾、施工生产等任务。1962年,开赴东南沿海地区执行任务,以“战备思想硬,战斗作风硬、军事技术硬、军政纪律硬”而闻名。1964年1月22日,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,授予“硬骨头六连”荣誉称号。1985年6月6日,因在老山地区对越防御作战中战绩突出,中央军委又授予该连“英雄硬六连”荣誉称号。

硬骨头六连,在1984年赴边参战中,经受住了血与火的考验,打出了新一代的硬骨雄风。归建后至今,又经受了整整30年和平时期的考验。在这30年中,随着我军现代化建设进程的推进,硬骨头六连,已经过两次转型换装,实现了跨越发展。现在的硬骨头六连,已由过去的传统步兵,变为机械化信息化步兵,由单一的地面作战,变为陆地海上两栖作战,由体能型士兵变为智能型士兵。连队的武器装备和人员的文化程度,和过去相比,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。连队每个班配有一辆水陆两栖坦克,每个班都配有电脑。连队干部战士中,大专以上文化占78%,还有博士和硕士生。

值得称赞的是,时代在变化,硬骨头六连的骨头从不软。他们牢记肩负的神圣使命,继续弘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,保持血性本色,献身强军实践。在这30年中,连队建设各个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绩。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4次,二等功9次。尤其是近十年来,硬骨头六连在换装后,先后探索出直航攻击、轻舟环岛等20多种新战法,39项训练新成果在军师推广。11场重大演习,场场当刀尖子,18次重大任务,次次打攻坚仗。在2014年1月22日召开的硬骨头六连命名50周年纪念大会上,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和政委郑卫平在讲话时,对硬骨头六连给予了极高评价。他们说,硬骨头六连是听党指挥的典范,是能打胜仗的楷模,是作风优良的榜样,是基层建设的标杆,是南京军区践行强军目标具有时代意义的先进典型。伟大的事业需要伟大的精神,面对新的形势和任务,更加需要大力弘扬硬骨头精神。要把铁心跟党融入灵魂血脉,把能打胜仗作为不懈追求,从难从严砥砺血性胆气,坚持用强军目标建连育人,培养出更多新一代革命军人。

2015年3月23日至29日,郑卫平政委在硬骨头六连蹲点一个星期,临走前,他对连队讲了这样一番话:我这次在硬骨头六连住了七天,同官兵训练生活在一起,感受很深。硬六连是传承红军血脉、闻名全国全军的英雄连队,是我军基层建设的一面旗帜,凝聚了基层建设的全部优良基因,“硬骨头精神”,是人民军队精神图谱中一颗璀璨明珠,成为滋养一代又一代官兵的阳光雨露。我们这代人,也是在“硬骨头精神”的激励引领下成长起来的,我一直对这个英雄连队,充满崇敬、景仰之情,一直存有这样一个夙愿,就是到连队来住上几天,直接体验火热的连队生活。一周来,通过全过程参加连队的备战训练、政治教育、各类会议和日常工作,召开座谈会,与全连50多名官兵,进行面对面交流、心与心沟通、情与情融合,深深被连队光辉的战斗历程、优良的历史传统和先进的精神底蕴所教育浸润,被新一代六连官兵,矢志不渝传承“硬骨头精神”,那种“狼嚎式”的战斗血性、冲锋式的战斗姿态、永葆第一的荣誉责任所感染,每一天都过得很兴奋、很充实、很快乐,每一刻都被连队生活所特有的那种生龙活虎、纯朴自然、充满阳光、真诚友善、积极向上的氛围,感动和激励着,令人难忘,倍感珍贵,留下的美好印象,永远值得回忆。郑政委对硬骨头六连的这个评价,发自内心,真实感人。

硬骨头六连这30年的实践证明,六连红色基因代代相传,个个都是血性军人,六连就是一幅活生生的血性军人图,六连就是培育血性军人的熔炉、基地和摇篮。

现将我在硬骨头六连采访期间的所见所闻和所思所想,择其要者如实予以报告。

军队是一个特殊的武装集团,军人以厮杀和流血为职业,以献身为光荣。军人的死,有专用名词,很动听,叫做牺牲。军营这块肥沃的土壤上,大批地生长好汉,孕育英雄。战争的考验,沉重;和平的考验,也并不轻松。对于军人,战争与和平,都是牺牲。战时,是煤熊熊燃烧贡献热的牺牲;平时,是蜡烛不声不响贡献光的牺牲。烈士陵园里,是以死换生,与战争同归于尽的英灵;军营里,是以生待死,等待战争卷土重来的士兵。硬骨头六连的血性风采,就从1985年3月8日,连队奉命攻打小尖山战斗说起吧!
水长流不息有源,树枝繁叶茂有根。硬骨头六连在战时和平时,都能保持血性,很不简单,很不容易,很了不起。他们的血性,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不是自然产生的,也不是头脑里固有的,而是有着重要的原因。经过一番探寻,笔者感到主要有以下六个方面。

在硬骨头六连营房门口,有一块土褐色的大石头,上面刻着一个硕大的“硬”字。凡是到过或对硬骨头六连有所了解的人,都会说,硬,是这个连队的最大特色,这个最大特色,就是有血性。可以这样说,硬骨头六连,是血性军人的一个集中代表,是威武之师还能威武的一个典型缩影。

在硬骨头六连采访时,笔者还和该连所在部队的团营领导及机关相关人员,作了交谈。他们认为,要使部队的干部战士,都象硬骨头六连那样,长期保持充盈的血性胆气,保持旺盛的战斗精神,还要下很大的功夫,还要做很多的工作。具体来说,以下6个问题,需要特别引起重视和认真解决。

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基层单位中,硬骨头六连的事迹很硬,名声很大,荣誉很多。特别是两次被最高统帅部授予荣誉称号,这在全军是独一无二的。笔者在和连长李宛韬、指导员熊维交谈时,询问连队建设,未来有什么想法和打算时,他们说,与习主席的教诲和强军目标的要求比,连队建设还有不少差距。我们不能满足现状,停止不前。要按照“三严三实”的标准,把每项工作做到位、做精彩,培育出更多的血性军人,让硬骨头六连的战旗更加鲜艳。

写到这里,笔者忽然想到我国著名作家艾丰在《三做谈》一书中写的一篇《登山赋》解。其内容是:“登小山飘飘然;登大山茫茫然;登深山惶惶然。知然也。”登上一座海拔只有500米的小山之后,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平原,唯独自己高高超然于平川之上,就产生了飘飘然的感觉。往前进,就是登大山了。登大山为什么是茫茫然呢?因为平原再也看不见了,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又一座山头,它们掩映在云雾之中。这时,只有身在其中,而没有了居高临下。面对苍茫群山,于是“茫茫然”油然而生。再往前进,就进入深山了。深山不仅远离平原,而且处于群山深处。这里云雾缭绕,古木蔽日,人迹罕至,猛兽出没。这时你面临的主要问题是,该怎样继续前进?将会有怎么的风险发生?“惶惶然”就会占据你的心胸。这种登山的感觉,讲的虽然是登山,实际上是在比喻涉世和做人。

硬骨头六连几十年的英勇奋斗历程,何尝不是在登山呢?他们要实现更大更美的梦,又何尝不是在登大山和深山呢?

艾丰说,《登山赋》中三句话的重点,是警戒飘飘然者。这很有道理。因为有“飘飘然”感觉时,还在小山之上,离大山、深山还远着呢。

硬骨头六连的目标是远大的。他们要登大山,还要进深山。

硬骨头六连,血性军人的好榜样。

硬骨头六连,血性军人的新标杆。

硬骨头六连,血性军人的领头雁。

“且持梦笔书奇景,日破云深万里红。”在伟大的强军征程上,硬骨头六连将瞄准新的目标,继续冲锋在前,其明天会更加美好。

作者简介:

张学法,江苏宿迁人,1946年3月5日出生,1966年6月入党,1968年3月入伍。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,原南京军分区政委、南京市委常委,全军和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。著有长篇报告文学《远东人之梦》、《南烟厂之迷》、《华夏奇女袁晓园》、《正气之歌》、《千年回眸》、《责任如山》、《岁月如痕》和《珍爱啊,生命》等作品。现在是南京市玄武区第4干休所一名军休干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