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把军嫂之美演绎得如舞剧般绚丽

她把军嫂之美演绎得如舞剧般绚丽

来源:军报南京军区分社微信 作者:陈健、张传宝 发布时间:2015-09-15 15:35

舞者,美之符号也。

主人翁袁晓君并不善舞,但她自己编排的“舞剧”却把军嫂这个角色演绎的精彩纷呈,让“军嫂之美”升华到另一种境界。

追爱路上跳起“圆规舞”

“远道不可思,宿昔梦见之。梦见在我傍,忽觉在他乡……客从远方来,遗我双鲤鱼。呼儿烹鲤鱼,中有尺素书。长跪读素书,书中意如何?上言加餐饭,下言长相忆。”这是汉乐府民歌《饮马长城窟行》中的句子,而“长相忆”三字,如同滚烫的誓言,炽热着两颗心,让军营与家庭,虽遥远,似咫尺,融为一体。

袁晓君,出生于军人家庭,从小对军人有着无比的崇拜,军人的阳刚之气对她有着无穷的吸引力,经历两次报名参军失利后,找个军人当伴侣成了她择偶的首要条件。

1993年初,经朋友介绍一身戎装的尤兆兴走进了袁晓君的视线。相识容易恋爱难,对尤兆兴充满阳刚之气的迷恋,却遭遇了周边亲朋好友的百般劝阻,找个当兵的当男人以后有你受罪的,注定要过牛郎织女般的生活;穷当兵的那点工资,以后你准备喝西北风去呀……面对潮水一般涌来的质疑和不看好,袁晓君轻轻松松的一句“爱他就要爱部队”,执着地牵起了尤兆兴的手。

抱着对婚后生活的无限憧憬,他们在农村举办了简单的婚宴,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。但军人的婚姻注定是一种残缺美,婚后第四天尤兆兴就踏上了征程,回到了他热爱的部队,而袁晓君也开启了从一个寂寞走向另一个寂寞的生活。

从内蒙古的巴彦淖尔盟开始,再到怀仁、大同、延庆、南京最后到苏州,22年的婚姻经历了6个城市,袁晓君像一只圆规一样,寒来暑往地渡着他们特殊的“蜜月”。

时间如白驹过隙,但经历的阵痛,让袁晓君对军嫂的理解一天天深刻。在爱的呵护下他们爱情的结晶不期而至,电话胎教是他们俩不可磨灭的印记,作为女人在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里,袁晓君心里也渐渐泛起对尤兆兴的“恨意”,但每次想到尤兆兴打一次电话都要骑着自行车翻越50余公里的山路,特别是在约定的时间而下雨的时候,袁晓君的心疼赛过了埋怨。在一次次丈夫保证产前回来的承诺中,袁晓君以母亲的自豪感盼望着,进产房不见丈夫的身影,儿子响亮的哭声把她惊醒的时候仍然不见丈夫,尤兆兴失约了。

恨意在头脑中炽热地燃烧时,“爱他就要爱部队”的誓言浇灭了心中的一切不满,让她以女性的宽容在心里原谅了他。三天后,尤兆兴在离别10个月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带着满腹歉意回到她他母子身旁,看着丈夫笨拙地煲着月子汤、涮洗儿子的尿布……袁晓君的心再一次融化在浓浓的爱意里。

22年来,在尤兆兴日记里记载着这样一组数据:回家探亲17次共297天,老婆来队41次;接老婆上下班8次,老婆帮助战士高考辅导18次;老婆照顾父母21年……

家庭生活跳起“单身舞”

一份担子两人担,这是大多数家庭的真实写照,但作为军人家庭的女主人,即使你的肩膀再柔弱,你也必须冲锋得像个女汉子,因为替你遮风挡雨的那把“伞”永远在千里之外。

扛煤气瓶、疏通下水道……这些本应男人干的活,却成了袁晓君生活的常态。租住在40平米的厂房宿舍里,买菜、做饭、洗衣、做家务、带孩子,还有学校里繁重的教学任务,这些在常人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事情,袁晓君做到了。没有时间,她早晨5点钟起床,晚上12点后休息;生病了,她扛一扛、挺一挺也就过去了。儿子小时候有多少次是独自关在家里,她不记得了,有多少次儿子生病深夜去医院她也不记得了,“爱他就要爱部队”袁晓君一直信守着当初对丈夫的承诺,不能让丈夫为家庭分神而影响到部队工作,这是袁晓君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认识。

公婆不缺儿子的问候,但缺少常在跟前尽孝的表现;儿子不缺浓浓的父爱,但缺少父亲的陪伴;自己不缺丈夫的温情关怀,但缺少遮风蔽雨的港湾。现实让袁晓君身职数职,定期陪伴公婆散步聊天,让他们切身感受到孝顺儿媳;经常跟儿子讲述父亲爱他的点滴小故事,反复讲清父亲职业伟大的重要意义;对待自己,她总用丈夫是对自己最好的那个人来抚慰自己。

2013年,儿子尤钰哲高考失利,重拾信心的儿子决意重头再来,离开南京去姜堰复读。儿子、自己和丈夫三人分居三城,作为老师的袁晓君深知复读的压力,在这关键的一年里丈夫尤兆兴又是经常缺位,袁晓君背起行囊往来穿梭于三城三地,劳心劳力倾注了大量的心血,既要尽可能地照顾好儿子的生活,还要不时化解儿子身上的压力,工夫不负有心人,身上传承军人坚强意志的尤钰哲终不负所望,考出了383分的好成绩,顺利进入了梦寐以求的西安交大。但尤钰哲事后的表诉让尤兆兴歉疚不已:作为儿子我得到的关爱不如你手下的兵,作为家长咱家比不上你的部队。

21年的“单身舞”袁晓君跳得越来越娴熟,但也越来越累,她在发给丈夫尤兆兴的短信中这样写道:我不想做太阳,我只想做月亮。由此,可以看出一名军嫂内心的痛楚与无奈,但更能看出袁晓君作为军嫂的担当和牺牲。

生活的重担女人扛,是军人心中无法诉说的伤痛。“单身舞”虽美,但毕竟是残缺美,作为丈夫的尤兆兴给不了金钱和地位,甚至连相伴的时间都不能给予,所能给的只有属于军人的荣誉—军功章,他所在的单位连连被上级评为先进,个人也获得诸多荣誉。

个人事业跳起“花样舞”

事业是一个的人立身之本,作为军嫂也不例外,素有“女汉子”称号的她们,书写得都是传奇。

很难以想象,作为军嫂的袁晓君为家庭作出了那么多,而在她的贮藏柜里却有多达287份荣誉证书,我们不禁要问,是什么让她取得如此丰厚的成绩。

一次去部队探亲的故事或许可以为我们解开谜底,丈夫尤兆兴按照袁晓君事先告之的车次来火车站接站,然而火车到站后,没有见到妻子的身影,火车却“咣咣咣”地怒吼着向远方驶去,在没有手机的年代,尤兆兴只能傻傻地站在原地等待,只到8个多小时后袁晓君出现在眼前,带着歉意解释因为备课而浑然不觉坐过了站。

“只要站在讲台上,她就能迸发出巨大的激情”,这是袁晓君校领导对她的评价。在刚刚过去的年中测评中,袁晓君又一次夺得了授课满意度100%的好成绩,而她的学生提起她们的袁老师更是充满了自豪感。

5月中旬,在西安交大上学的儿子尤钰哲出了水痘,成人水痘容易诱发肺炎、脑炎等并发症,作为母亲的袁晓君自是万分担忧,但此时学校指派自己参加区里组织的教育教学现场展示活动,丈夫尤兆兴又是指望不上。一边是儿子的健康安全,另一边是自己热爱的事业,袁晓君带上教案连夜赶往西安,在旅途中接续教案的编写,接上儿子飞回南京,把儿子安排住进医院,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圆满顺利地完成展示任务后,才走进医院陪护生病的儿子。

万里春风催桃李,一腔热血育新人。

袁晓君不仅把做人的道理和课本中的知识全部传授给了自己的学生,让他们有能力在更为广阔的舞台上绽放自己,每年教师节收到学子的一个个短信却让她兴奋好一段时间。作为一名工作近三十年的老师,身上拥有丰富的授课育人经验,在培育年轻教师授课能力上,袁晓君更是毫无保留,带出17名年轻教师获得了省市一等奖,其中6名教师由于业务能力出众走上校领导岗位。

军人的品质是敢打也冲,作为军嫂自是不甘落后,袁晓君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跳起了耀眼的“花样舞”,她先后担任过学校的教研室主任、学科带头人、年级组组长等职务,先后发表学术论文11篇,取得的成绩足以让我们惊叹并由衷地敬佩。(陈健、张传宝)

相关阅读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