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战老兵张修齐:铭记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

来源:江苏新闻网 作者:田雯 编辑:靳奎 发布时间:2014-09-19 17:24

“九一八,平地又起风浪,一夜里领人马,抢占了我沈阳,杀的杀,抢的抢,老百姓遭了殃,东北四省被灭亡……”18日,南京抗战老兵、今年93岁高龄的张修齐老人,在家中接受采访时哼唱起了一段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唱遍全中国的歌谣。张修齐表示,“九一八”事变对他后来报考军校并走上抗日战争前线有着深远的影响。

“东北沦陷,我们很心疼”

1931年9月18日,日本关东军入侵中国东北,炸毁沈阳柳条湖畔的南满铁路路轨,制造了震惊中外的“九一八”事变。2014年9月18日是“九一八”事变83周年纪念日。“感谢你们还记得这个日子。”当天上午,记者甫一走进张修齐老人的家中,他便激动地说:“现在很多人对这个已经淡漠了,我们一定要铭记这段历史!”

回忆起“九一八”事变,张修齐眉头紧锁、表情凝重。他说,1931年自己只有10岁,虽然还比较幼稚,却能深深地感受到当时全中国人民那种激愤的心情,抗日情绪空前高涨。“‘九一八’事变以后,很多不愿做亡国奴的东北学生开始流亡。我记得1932年在南京举行了一次童子军检阅,由东北流亡学生组成的东北代表队戴着半边白色半边黑色的领带,他们通过检阅台的时候,全场嚎啕大哭。东北沦陷,我们很心疼。”

张修齐表示,当时作为一个还在读中学的孩子,对那段被侵略的历史一直不能忘记,那种痛始终记得。“黄埔军校第十一期学生中,就有很多是东北流亡学生。‘九一八’对于我日后报考黄埔军校和参加抗日战争,也有很深的影响。”

“1937年父母寄出的家书,1940才收到”

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后,在南京读中学的张修齐跟着学校开始了流亡生活,先后辗转到了安徽屯溪和湖南长沙,与南京的家人也一度失去了联系。“当时我们就想,这样一直流亡,什么时候才能结束,再跑能跑到哪里去呢?班主任也动员我们,现在想找一个能放课桌安稳读书的地方都没有,所以抗敌救亡很要紧,不解决这个问题,永远不能好好读书。”

据张修齐讲述,当时全中国人民的抗日情绪都很高涨,在这样的氛围下,1937年冬天,身在长沙的张修齐果断报考了黄埔军校,成为了黄埔军校第十五期的学员。而与他同期的学员中,还有许多来自缅甸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国的爱国华侨的儿女们。

张修齐说,1937年开始流亡后,与家人失去联系,父母寄了家书到学校找他,学校又转到了军校,军校再转到部队,“我到1940年才收到这封信,父母在信中问我在哪里。”他说:“当时我的父母也已经从南京跑到了重庆,找到我后,他们想把我从战场带回去,但是我不能当逃兵!”

“我们在前线向日军喊话:‘欢迎日本兄弟’”

1940年春节后,张修齐从军校毕业,投身抗日前线,跟随部队来到了浙江萧山,与日军对峙、阻击他们继续南下。“当时杭州已经沦陷了,我们在钱塘江南岸,要阻止日军渡江南下。当时是冬天,但士兵还穿着单衣,因为我们为了防止日军机械化部队前进,把后方的道路给破坏了,补给过不来。”

张修齐心情沉重地回忆说:“士兵连年作战,身体都不好,吃不好、休息不好,却还在拼命。衣服老捂在身上,结果就生脓包疥疮,很艰苦。从浙江转移到湖南的时候,每天为了躲避日军的飞机轰炸,只能夜行军,也不敢烧饭因为有炊烟。途中身体不好的士兵死了很多。真的非常非常艰苦。”

到达长沙后,张修齐又参加了长沙会战。作为步兵迫击炮的一名士兵,他在战场上与侵华日军面对面。“日本人向我们喊话,叫我们投降。我们也向他们喊话。”说着,张修齐用日语喊出了当年在抗战前线常用的三句话,“日本兄弟欢迎;我们的敌人是日本的军阀和财阀;缴枪不杀。”

张修齐表示,当年看到日军的暴行、看到同胞们被残忍杀害、无数家庭妻离子散颠沛流离,对日本人是非常痛恨的,“我恨不得在战场上亲手杀掉残害我们同胞的日本兵。”但是,如今的他已经放下仇恨:“我们当时的敌人是日本军国主义,而不是普通的日本人民。我们遭受过的痛苦,不愿意让日本人民也遭受。”

“要记住历史,但不要记住仇恨”

张修齐表示,现在不少日本人不知道历史真相,所以怎么让他们知道历史才是最要紧的。他说,知道历史真相的日本人民,对那段侵华的过去也是愧疚和忏悔的。“前段时间,有一个日本老兵的女儿来南京,我们也对话了,她说她的父亲在战争中杀过中国人,她感到忏悔。那都是父辈的事情,与这些孩子有什么关系呢?我们在战场上是迫不得已的事情。”

张修齐最后说:“战争是很残酷的,我们不希望战争再爆发,中日之间的民族仇恨不能种下去。我们要记住历史,但不要记住仇恨。现在的和平来之不易,一定要珍惜。”

 

相关阅读

网友评论